防撞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防撞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棋迷养甲鱼走一步看三步蒙古柽柳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7:20:46 阅读: 来源:防撞条厂家

棋迷养甲鱼 走一步看三步

全国消息:2009年9月末,宁波市的市委领导要到余姚市沈岳明的甲鱼场参观,接到通知后,沈岳明亲自来到池塘边,查看甲鱼的生长情况。

沈岳明:这个甲鱼看外面就完全不一样了,精光,很亮的。精光这个裙边都是很好的,一般的甲鱼没有这么精光的。

记者:为什么这个会这样呢?

沈岳明这个时间长晒太阳晒的多,它的皮以层层脱下来就精光了。

余姚市是浙江省甲鱼养殖量比较大的一个地区,全市大大小小的养殖户一共有300多户,可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养殖甲鱼,市领导却偏偏挑中了沈岳明的养殖场呢?

说起沈岳明,在余姚市甲鱼行业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,他曾在养殖温室甲鱼日进斗金的时候拆掉大棚,也曾经眼看着价值1800万的甲鱼一只只死去,而不采取任何措施。

如今,在甲鱼行业那变幻莫测的价格波动下,他还能保证每年达到1.2个亿的销售额,利润比其他养殖户高出一大截。

沈岳明:今年比去年大了,比前年更大了,心里有种成就感。

记者:这种成就是其他东西能比的吗?

沈岳明:那应该是没办法比的。

那么,沈岳明为什么几次放弃了赚钱的机会,到头来反而比别人赚得更多呢?他养殖甲鱼究竟有什么与众不同,他又经历了怎样事业的困苦和心灵的磨难,而达到事业的巅峰呢?

沈岳明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就和父亲一起做水产生意,其间养过四大家鱼,也养过甲鱼,那时候家里的生意以父亲为主,主意父亲出,赚了钱也父亲拿着,所以沈岳明自然也比较清闲,自幼爱下象棋的沈岳明,那段时间如鱼得水,找人下棋是他每天做的事,但就在“马走日、相走田”的过程中,沈岳明却看到了甲鱼市场的后一步棋。

沈岳明:你能够多看一步,我能够多看两步,这样我掌握的线索大,那么我能够掌握两步,他能够掌握三步,那么他掌握的胜算大。所以在商场当中也是一样的,不是说我只得到眼前利益,不考虑以后。

上个世纪90年代末,温室甲鱼大行其道,最鼎盛时期价格达到了每公斤400多元,温室甲鱼从苗种长到1斤以上的商品甲鱼,只需要10个月的时间,周期短,养殖起来又没有什么技术难度,在这期间,养温室甲鱼的人都赚了笔快钱,当所有人都热火朝天的盖温室,养甲鱼的时候,沈岳明却要拆了大棚,不养温室甲鱼了。

沈岳明:把这个大棚做育苗池了,专门育苗了,我没有再去养商品甲鱼了,商品甲鱼不要这样养了。

在温室甲鱼日进斗金的时候,沈岳明却要拆了大棚把甲鱼野养,这步棋在当时没人能够看得懂。

村民1:想法嘛肯定怀疑了,温室的这么好赚钱,为什么放野生的,也想不通。

村民2:当时我们怀疑他能不能养好,一方面温室甲鱼,当时温室甲鱼销售很畅的嘛,赚头也多,另一方面外塘甲鱼受外界影响很大,外界影响大就不太好养。

而这时第一个反对的就是沈岳明的父亲沈广钿。

因为那个时候甲鱼市场火爆,只要是甲鱼消费者就认可,大家还都没有什么温室甲鱼和野生甲鱼的概念,所以温室甲鱼和野生甲鱼之间并没有价格差距。而在室外养殖仿野生甲鱼至少需要4年的时间才能上市。放着好好的钱不赚,父亲当然不能答应。

沈岳明父亲:阻止他养,跟他吵架骂他,因为那个时候怕冒风险。

父亲的坚决反对,成了沈岳明养殖野生甲鱼最大的障碍,眼看着工作做不通,沈岳明要和父亲分道扬镳,自己建池塘养殖甲鱼,而父亲手握家里的财政大权,把话也给沈岳明挑明了,养甲鱼可以,但钱是一分不给!

沈岳明的母亲:他爸爸不给他的,他朋友25000结婚用的钱,就借给他。

家里弄不出钱来,沈岳明开始四处借钱。2000年沈岳明用借来的钱建起了一个多大的池塘,养了500多只甲鱼,可随后发生的事,却给了他一连串的打击。

那段时间沈岳明没事就在池塘边转悠,生怕会出现意外,但是意外终究还是发生了。

两个月后,沈岳明发现池塘里出现了死甲鱼。

沈岳明:它这么一个大的3斤重4斤重的,当时我们的收购价是550元一斤,那么它死一个4斤重的话就要2000多元钱,当时按照我们的说法就是一只甲鱼一头牛。

找不到真正的原因,但每天都有甲鱼死亡,这让沈岳明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。

沈岳明:我有一次,大甲鱼接连死,我把一个大甲鱼捧着整整一个晚上没睡,左看右看。

那一晚沈岳明做出了一个决定,要去600公里开外的宝应县找一个姓毕的老师,好好学学技术,这本来是一个很正常的决定,却在父亲那里引起了强烈的反应!

本来儿子养殖外塘甲鱼,沈广钿就不同意,现在甲鱼又接二连三莫名其妙地死亡,现在又放下池塘的甲鱼,要到外地拜师学艺!儿子的固执和越来越大的损失,让沈广钿内心积蓄已久的怨气,一下子爆发了!

沈岳明:他气死了,揍我。

记者:气死了怎么办?

沈岳明:揍我,就把这么粗的扫把,扫把棍子给打碎。

记者:打到你身上了?

沈岳明:打到这里,我腿上了。

如今再提起当年的事情,沈广钿虽有些不好意思,但还是觉得自己有理。

沈岳明的父亲沈广钿:那个年头多了,记不起来了。因为他是我的儿子,我是老子,我的儿子和女儿一不听话,我眼睛一瞪他们就怕了,他不听我的,我就打过去了。

挨了父亲打沈岳明,怀着满腹的委屈和东挪西凑的路费,踏上了去往江苏宝应的拜师之路。

沈岳明:我这边坐车是坐到宝应的,是晚上的车。

长途汽车开到宝应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,县城离毕老师家还有30多公里的路。为了节约开支,沈岳明没有坐车,而是一路走一路打听着往毕老师家去。

这30里山路让沈岳明百感交集,难道养殖外塘甲鱼错了吗?外塘养殖甲鱼的难度到底有多大呢?姓毕的老师到底会不会教他养殖技术呢?

他叫毕文才,养了40多年的甲鱼,乌龟,在宝应县龟鳖养殖行业里算是资格最老的人之一。2000年秋天的一早晨,毕文才家的工人打开家门的时候却吓了一跳。门口的草垛上正躺着一个年轻人。

毕文才:清晨,我们家里的工人发现的,早上开门了以后他在门口,睡觉打盹呢。

这让毕文才对这个陌生人的身份很怀疑,他叫醒这个年轻人仔细盘问起来。

沈岳明:那边下车的时候还只有4点多。下午4点多,到宝应。我赶到他家里的时候是晚上2点多了。

原来沈岳明一路步行走到毕文才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。怕打扰毕老师家人休息,沈岳明没有敲门。

沈岳明:就在这个位置,原来池子是没有的,就是这个草窝门口。我就睡在这个草窝边上。

上门请教毕文才技术的人很多,但是沈岳明的这种礼貌和执着却深深的感动了毕文才,他当下收了沈岳明做徒弟。

经过一个月的学习,毕文才不但把有关甲鱼养殖的知识教给了沈岳明,而且师徒两人还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当沈岳明要回去的时候,毕文才送给了他八个大字。

毕文才:我跟他讲了,你回去以后,八个大字,有求必应,有问必答。

在沈岳明回家一个月后,死甲鱼的问题不但解决了,而且甲鱼还开始上岸产蛋了。

毕文才:甲鱼产蛋了。农民看现实,现实他看到了,他开心了。这样一来他全家开心了,包括他的父亲很开心了。

自此沈广钿打消了担心儿子养殖不成功的顾虑。

2004年,正是沈岳明在野外养殖的甲鱼要上市的那一年,谁也没想到甲鱼市场却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那一年温室甲鱼的价格急剧下跌,每斤甲鱼的价格由过去的200多元跌到了十几元。很多养殖户入不敷出。甲鱼产业面临的重新洗牌的境地。

而这时所有的人才算刚刚看懂了沈岳明当初走的那步棋。

沈岳明:我其实我是不傻的,怎么不傻呢,因为当时我看到这个情形以后一个是违背了我们消费者需要规律。消费者现在不知道,但是以后肯定会知道,今年是200多元的价格,不代表明年也是200多元,后年也是200多元,是吧,那么你必须知道明年可以不会到这个价格,那么不到这么高价格的时候,让你卖你怎么办,所以我考虑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况。

这年沈岳明的野外养殖的甲鱼上市了,因为是在模拟天然条件养殖的,所以沈岳明给这种甲鱼起名叫野长甲鱼。他决定避开来收购的商贩。把甲鱼直接拿到超市里去卖。

沈岳明:这个就是他比较黑,为什么会黑呢,温室当中没有阳光光照,他里面的水都是一种黑色状态,这个就比较黑。这个它比较青,它是什么一个概念,外面太阳阳光照,光合作用以后,池子周边的环境就是青色的,比较青。

因为有了这种明显的区分特征,所以沈岳明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,就把甲鱼推进了超市。到2005年时,沈岳明每年靠在超市销售的甲鱼就有100多万元的利润。每斤甲鱼的销售价达到了100元,比温室甲鱼每斤20元的价格高出了5倍。提前走出的一步棋,终于有了回报。

自从甲鱼可以直接面对消费者之后,沈岳明就有了一个最大的收获。那就是他养的甲鱼价格可以不受中间商的控制了,这也就避免了甲鱼市场的价格变化对他企业的影响。

可是这一切对于沈岳明来说,只算是走赢了一小步。正当他想松一口气的时候,局势又重新开始紧张起来。而这一次他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甲鱼一只只死去,用1800万的损失去搏整盘棋的输赢。

2005年,沈岳明春风得意地扩大了自己的养殖规模。可是沈岳明却不曾想到一场灾难正悄悄朝他走来,而这场灾难的起源地正是他新修好不久的池塘。

沈岳明:当时最早应该是2006年下半年,这个池塘,就是这两个池,这两个池是钓鱼塘,钓塘里面慢慢的死。开始的时候这个池子没几个,一天一个筐子。因为我们场面大,每天死个3筐5筐不成问题。

沈岳明养殖的一直都是野长甲鱼,养殖池是露天的,甲鱼也从来不喂药,所以经常死几只甲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沈岳明自然也不会在意。

直到有一天有员工告诉他,亲鳖池里也出现了死掉的甲鱼。这一下沈岳明真的着急了。

沈岳明:后来它是一天几千斤死,那怕了,那这还得了。一个甲鱼都要五六百块钱,亲种。

记者:亲种,那就是说这个亲种一死你就紧张了是吧?

沈岳明:那对。

亲鳖池里的甲鱼都是沈岳明精挑细选出来留做种鳖的。这种甲鱼都是几年以上的,耐病能力强,再加上管理也严格,很少出现死亡的现象。这个池塘的甲鱼死亡让沈岳明感到阵阵紧张。然而更让他紧张的事情还在后面。

沈岳明:这个打击真的是非常胆战心惊的,这个鱼啊,起来就是一池起来,三天五天就死完了。

沈岳明开始到处求医问药。多数人对这种病束手无策。直到沈岳明遇到一个叫刘必谦的人,刘必谦确实给沈岳明开出了一个药方,那就是有病不治,让整池的甲鱼自然死亡!

刘必谦是宁波大学生物与遗传工程学院的教授,主要从事的基因遗传学的研究。2006年,沈岳明找到他的时候甲鱼场的情况正万分危急,但刘必谦却给了沈岳明一个意外的回答。

大学教授刘必谦:我给他的主意是什么呢,就是一个都不能处理,让它去死,也就是说他要看着他这几十万的钱损失掉。死完后剩下来的就把它集中起来。

记者:剩下来的肯定就是好的了?

刘必谦:也就是它本身具有这种抗病的能力,那么这种甲鱼是我们最希望得到的。

面对这样的一个建议,沈岳明犹豫了。因为当时沈岳明的处理办法是,只要一个池塘发现一只甲鱼有得病的征兆,不等病情扩散到整个池塘,就把一池甲鱼全部低价卖掉,这样至少可以减少损失。可是刘教授的主意却要冒更大的风险,因为当时他池塘里养着价值6000万的甲鱼,如果按刘教授的办法,这些甲鱼有可能全部死光,这会让他的事业重新回到起点!如果用药控制病情,那么他外塘野生养殖甲鱼的理想就将落空,巨额财富的得失锻打着沈岳明的心灵,下一步棋他将怎么走呢?

2007年,沈岳明给员工们下达了命令,对池塘里生病的甲鱼不采取审核措施,就让它顺其自然的发病或死亡。

那段时间沈岳明的甲鱼厂里每天都有大批的死甲鱼被掩埋。

沈岳明的妻子:一开始倒还不哭,心是疼的,不是到手的钱嘛。后来就是死的很多,后来就是一塘一塘死的有几十塘了,真的心痛死了,真的哭的。

厂长:全部浮在水上面,漂起来,用扁担挑,装在皮桶里面用担子挑,挑出来。

记者:那每天得挑多少回?

厂长:那就多了,每天不停的捞。

养殖厂里的员工看到这样的情景都很心痛。也有人建议沈岳明用一些药稍微控制一下。

厂长:建议有的,死的这么多心疼嘛,我们建议沈总,是不是可以用点药啊,抗生素什么的都考虑了,都给他建议了。

但是沈岳明一直坚持绝对不给甲鱼用药。

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半年,到这场病害慢慢接近尾声的时候,沈岳明的养殖场几近萧条,沈岳明给自己算了一笔账,这笔账至今提起来还让他心痛。

沈岳明:一共我们亲种死了有6万多,半成品有16池,每一池1万多,十多万。损失了1800万。

悲痛之余,沈岳明也没有忘记刘教授说的话,他开始精心照顾那些灾难过后仅存下来的宝贝甲鱼。这些甲鱼就是他今后的希望。

一年后这批甲鱼第一次产卵并孵出了甲鱼苗。带着一种期盼的心情,沈岳明按照刘教授的方法把这些鱼苗放到了曾经发病,而且没有消毒的池塘里。

沈岳明:现在没有了,人家发病我们没有了。

记者:繁育出来的种苗质量也好了?

沈岳明:也好了。

记者:新繁育出来的小甲鱼也不会得病了?

沈岳明:没有了。

刘必谦:我们从外面引进了一些品种放在这个池塘里,结果引进的这个品种放在这个里面一段时间全死了,那证明这个池塘里面病毒还是存在的,但是我们这个已经有抵抗性了。

直到这一天,沈岳明压抑的心情才算慢慢舒展开了。

沈岳明:就是当时发病发过以后留下的甲鱼我都把它集中在这个塘里。这个塘里有4000多个。我就把发病之后留下来的,都集中放在这个里面。

记者:这个池塘的甲鱼现在是你的宝贝啊?

沈岳明:恩,是宝贝。这个就是哪怕是5万块一个向我买,我也不卖的。

由于沈岳明死了价值1800万的甲鱼的是,在当地传的沸沸扬扬,同时,甲鱼养殖户们也知道了岳明的手里有这种抗病能力的甲鱼苗,不用宣传,就有很多养殖户登门求购甲鱼苗。当时沈岳明的场里每年能产10万只甲鱼苗。按当时的形式沈岳明可以把每只鱼苗卖10元的价格提高一倍,那么他将可以轻松赚到200万。但是这一次,他又把到手的钱放弃了。

为了养殖生态甲鱼,什么时候,浙江余姚的沈岳明眼睁睁地看着价值1800万的甲鱼死去,而劫后余生的甲鱼渐渐地有了抗病性,就在沈岳明逐渐走出这段阴影的时候,这种病害并没有完全过去,很多周围养殖户的池塘里都出现了这种病害。

当所有的养殖户都想找沈岳明买鱼苗的时候,沈岳明却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已经养了3年,还有一年就能上市的半成品甲鱼以60元每斤的价格卖给这些养殖户。

但是沈岳明也提出一个条件,就是每亩池塘的养殖数量不能超过100个,养出来的甲鱼,他都要回收,但是回收的价格不会低于市场价。

在宁波市周边的农民多数都是养南美白对虾的,他们把甲鱼和虾养在一起。

养殖户:因为这个虾种退化,我们搞出来这个虾很不好养,这个虾就死。这个甲鱼套养进去以后,这个虾死的,这个甲鱼就把它吃了。吃了以后能控制它的发病。

这笔账算下来,邵平法想明白了,这等于就是从沈岳明那花80元钱买个鱼苗,放在自己的池塘里养一年,还不用喂饲料,年底的时候再以120元的价格卖回给他。一年下来能赚不少钱。

很快,在邵平法的带动下,整个村子都开始和沈岳明签订合同在他们的养虾池里,养殖甲鱼。

养殖户:我们下半年卖给沈总呢,是160元一公斤。

这时候沈岳明的脸上才算露出了点得意的神色。但他养殖的甲鱼要4到5年才能上市,这样长的养殖周期,靠他自己养已经是很吃力了,所以当养殖户要高价购买它的甲鱼苗时,他没想到要多赚钱,而是要就此扩大养殖规模。

沈岳明:最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产能小,你这么卖的话货源不够,我原来全国各地卖的时候我的养殖基地才100多亩的面积。现在我们已经达到1000多亩的面积了。

周围农民帮他把半成品养到成品,沈岳明就可以空出更多池塘培育小甲鱼,增加了每年的产量。现在周围已经有100多户农民在和他一起养殖甲鱼。这次他又赢了一步棋。

沈岳明:下棋要想赢,就得比对手多看一步,你看得越远,你赢的机率就越大,其实我下棋的时候好多时候我都是想着我的生意的,有的时候下到一半就跑了,就是想到生意上的事情了,就跑回去处理了。

专业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

苏州哪家看疤痕

治疗甲状腺炎的医院

上海江城医院治湿疹费用

相关阅读